picx_fpfr7159997517.jpg

文/李幼鸚鵡鵪鶉  轉錄自破報

法國導演貝特杭‧塔維涅(Bertrand Tavernier)1975年的古裝片《讓節日開始吧!》人物眾多,乍看笨重複雜繁瑣,不知所云,仔細思量,處處見真章,樣樣都棒。2010年的《公主 和她的情人》(La princesse de Montpensier)也是這樣。從1567年法國的舊教(Catholic)與新教(Protestant)宗教戰爭殺戮說起,Lambert Wilson扮演年華老去、依然俊帥的夏巴納(Chabannes)身歷其境,被迫陷在連兒童(跟他母親)都要殺人,也都被殺的人間煉獄。夏巴納憤而退出 戰場(古典故事裡的反戰意識!),「人」、「我」同一種族,信奉同一位神,居然相煎迫害得你死我亡,這種「聖戰」不要也罷。他因而富貴兩失,付不起糧餉, 無奈遣散忠僕般帥哥侍從尼可拉。路途艱險,夏巴納被圍剿、受盤問(古典故事被迫政治立場表態?!),誠懇正直不敵對方好戰嗜殺與打壓異己,幸虧另有貴族菲 立普趕來解圍,還把他奉為恩師禮遇。

女主角瑪麗與表兄弟昂利(Henri)相戀(說來話長,大家原以為昂利的弟弟跟瑪麗珠聯璧合,但被昂利橫刀奪愛,塔維涅的電影常常枝節甚多,彷彿煙 幕、迷霧,其實未必無用),竟被父親暴虐強迫嫁給菲立普。新婚夜,雙方家長與眾賓客齊聚門外等候新婚性交後的「落紅」,本片喜劇諷刺筆觸嘲弄了無聊又無趣的處女情結,並隱隱跟階級、父權、男性沙文有所呼應。菲立普突然被派往戰場殺敵,臨行,把新婚妻子瑪麗交託夏巴納調教。夏巴納是片中四位俊帥男主角中,最有學問、品德最頂尖的。他出口成章,字句常常押韻,文學般雋永。本片取材拉法葉夫人(Madame de La Fayette)1662年的著作。

瑪麗深受學養俱佳的夏巴納的啟發,但她有時自作主張、有時自作聰明,更重要的是竟能有時另闢蹊征,反倒凸顯了老師(或男性)並非萬能、也有盲點,或許可以看成女性自覺的契機與女性主義的曙光吧!等到瑪麗有機會跟昂利再續舊情時,她反倒不願接招了。倒不是把父權強迫的婚姻照單全收,或許這正是本片細緻、深沉的思量。片中另一女孩也被父親強迫操控婚姻,跟女主角互相訴苦時發現婚後在輩份上等同女主角的媽媽,惹得兩女哈哈大笑。恰似奴隸不能翻身出頭,目睹主人犯賤,起碼可以幸災樂禍!兩女笑的,正是女性被強迫的婚姻去「亂」了男性與父權的「倫」!豈不痛快?夏巴納面對尼可拉只是階級上的相對優勢而非個人的絕對擾勢,且看貴族菲立普當初極度禮遇夏巴納,日後惱恨他暗助昂利,你我終於見識到貴族翻臉此翻牌還快!片中第四位男主男是啥菲白叟納(Raphael Personnaz)飾演的王儲,也愛慕瑪麗。

塔維涅這次讓扮演瑪麗的Melaine Thierry一絲不掛,早在《讓節日開始吧!》他就讓一位少男正面全裸過,莫非男女乎等?《鬼店》讓男主角抱住的年輕美女瞬間老醜、腐臭,反女色跟《看 似乎凡的故事》、《公主和她的情人》各自的男色,以及三部電影一是恨家、一是男男另類的家、一是百般嘲諷君權(階級)與父權的家。你我想要哪一種家呢?


創作者介紹

公主和她的情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